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狗狗小说 >> 奈何 >> 第十一章 诗笺(一)

第十一章 诗笺(一)

所谓观棋不语真君子, 这话说得一点不假。

花子箫纳入门后, 闹腾最厉害的是少卿, 满眼桃色调侃的是颜姬, 唯有必安一直对此淡然处之。原以为他对别人的破事没什么兴趣,谁知某个清晨, 我从房间里打着呵欠出来, 他却莫名其妙扔来一句话:“娘子, 这春天石榴要开花, 深秋麦穗要开镰, 你说是罢。”

我觉得四个夫君里,最好懂的便是少卿和骚狐狸,一个脑子里只有一根筋,一个一根肠子通到底。最难懂的就是花美人和无常爷,一个说话只说一半,一个说话拐一百八十个弯。

我瞅着他半晌,只得干巴巴的地说道:“必安,咱们明人不说暗话。”

“眼见春天也来了,我们鬼是不能结果的, 但就播种一颗……”必安早已穿戴整齐,这下拿着哭丧棒在手上敲了敲,“恐怕这花开得也得有点难度。”

我继续木楞楞地点头, 直到他和我道别, 准备拐弯下楼梯, 才顿然被一道闷雷劈了个通透——乖乖, 他不会说的是我和花子箫吧?

“慢着慢着。”我绕到他前面挡道,“咱们还是把话说再明白一些。你怎么猜到这么多的?”

“对成过亲的人而言,这种事还需要猜么。”

看见必安那副泰然自若的模样,我忍不住拧了拧脖子:“这事也不是说成就成,你就当什么都没看见吧。”

谢必安笑道:“多慢则生乱,夫妻之间还是需要及时行乐,否则以后僵了,你与花公子恐怕就会变成你我这般,你可愿意?”

这话可真是添油炽薪,弄得我不知该说我和花子箫的事,还是我和他的事。我继续拧了拧脖子,很是豁达地拍拍他的肩:“必安,我们关系几时僵过了,这家里我最信任的人可就是你了。”

“那你可会对我最好?”

“那是自然。”

谢必安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一双细长的眼淡淡对上我的眼:“那花公子对你如何,我便对你如何,可好?”

我呆了一下,拍着他肩膀的手也停了下来,不知往哪儿搁:

“俗,俗话说,一客不犯二主,这种麻烦事,只一次便够了,你说是不是?”

“话也不能这么说。”必安笑意更深了,把哭丧棒往怀里一靠,垂下头在我耳边悄然说道,“幽都有那么些闲鬼给娘子取了个浑名儿,也不知娘子听过了么。”

我当然听过。

自从上次必安那群狐朋狗友来家里做客后,“东方千骑”这称号便名扬四海了。

这词原指姑娘的如意郎君,以表彰我命中桃花,享尽齐人之福,家有箫史粉郎无数。虽然姓东方又名千骑,听着有些不大对头,但好歹是模棱两可的。可近些日子,花子箫进了我们家门,“东方千骑”直接改成了“东方四骑”——这还用说得再明白一些么?

“茶余饭后的笑料罢了,不可较真,不可较真。”

我含糊地往后退了一些,却正巧对上谢必安近在咫尺的脸。他鼻梁高挺,很是俊俏,说话的声音虽轻,却让人有些酥麻:“既然外面都这样说,娘子若不把这名号坐实,岂不是有些亏了?”

我差点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必安,你还是赶紧去当差,东山日头一大堆,这话我们将来再谈,将来再谈……”

赶紧送走了必安,谁知转过眼却看见了板着脸的少卿。他秀美的眉拧成了一团,很不乐意地看着我:“一大清早就和白长舌调情,我生气了。”

我一边抚摸着他的背,一边把他也送下楼:“没这回事,不过闲聊几句罢了,少卿你也赶紧去转轮殿。”

“休想打发我。”少卿把我抱了个满怀,“给我亲一下我才去。”

“别闹了,这里过去还要一些车程,你还是……”

话没说完,他已经在我脸上重重地亲了一口,然后一溜烟跑了。

我都来不及对他发火,只拭把汗回头准备去办公,但再回头,居然看见了迎面走来的颜姬和花子箫。

我擦擦额头,还没等他们说话就先说道:“不是你们看到的那样。”

颜姬看了一眼我身后谢必安的房间。

“哦,昨天翻了小王爷的牌?我还以为只有我是万年冷宫呢,没想到……”颜姬一脸忧伤地抱着胳膊,又忧伤地看了花子箫一眼,“没想到花公子才搬过来,就失宠了。”

这狐狸精真的是唯恐天下不乱!

看了一眼花子箫,他并没太大反应,但我却不满了:“骚狐狸,你爱干嘛干嘛去,别在这里晃悠!”

“啊,娘子,你好凶。”颜姬一副仿佛被吓着的模样,后面说话用的却是花子箫的调调,“冒犯了东方姑娘,在下惶恐。”

我哭笑不得:“说完了么。”

“尚未。在下有一事相求,现下就去准备准备,劳烦东方姑娘稍等。”颜姬文质彬彬地说完,又一步三摇地回自己房间了。

他刚一回去,我立刻走向花子箫:“这事不是你们看到的那样。”

花子箫浅浅一笑:“方才你已经说过了。”

原本想说“我想单独跟你解释一次”,他却又继续道:“娘子,那三位都是你有名有份的夫君。你和他们之间即便有什么,也是理所当然之事,不必特意向我解释。”

又浇了我一盆冷水。和他什么都没意义,他根本不会介意。

原来颜姬这厢找我,是又想让我去帮他和他阳间的小情人当照明灯。原本我想叫着花子箫一起,但一看他那副不冷不热的样子,心里就有些憋屈。我跟颜姬单独去了阳间。

早春的阳间,自是一番人间胜景。

春寒料峭,杨柳风轻,簇拥了红楼;梨花吐艳,桃花浪暖,暖遍了京城。沈公子一身翩翩白衣,将这三月的桃花都绘成了扇。他手持折扇,站在落花细雨下等着与故人的来年重逢。

颜姬的脚步声靠近,他蓦然一回头。

“颜郎,好久不见。”他一场大病痊愈后,科举会试名列前茅,固然与以往风度姿态不同,“近来可安好?”

颜姬脱下了裘毛,换上了黑发,妖气也化作了京城公子哥儿的风华。他有礼客套地回应了几句,便开门见山道:“我父母让我今年娶妻。”

沈公子微微一怔:“你如何回答?”

“我把我们的事直接告诉他们了。”面对沈公子急切的眼神,颜姬直直望入他的眼,“他们也不是不识大体的人,但毕竟龙阳之癖还是会计较些旁人的眼光。”

沈公子小心翼翼道:“所以……?”

“所以,他们给我们下了个难题。你若能考上状元,三年后,我在这里等你。”

沈公子大惊失色:“他们怎能如此苛刻?我自然希望考上状元,但这是由天由圣上不由我的。”

“我已和他们商量过,争吵过,我娘被气得犯了病差点过世……所以,这是最后的底线。”

听到这里我忍不住吐槽一下骚狐狸,他娘可是千年狐妖,不仅身体和兽一样好,连人形都比这沈公子的妹妹还要娇嫩。能这样大言不惭撒谎成这样,骚狐狸也真够本事。

沈公子是读书人,很明事理,一阵沉默后又道:“那这三年,我们能否约好私下会面?”

“不能。我们全家都要迁居别处,我算是被软禁了,不能再来京城。”

“颜郎,这一别便是三年。”沈公子又沉默了很久,终于抬头朝他拱了拱手,“千里行纵然遥远,盼君莫忘此时情。三年后,京城桃树下见。”

…………

与沈公子道别后,颜姬又匿了身,化了原型回到我身边:“行了,回去吧。”

我疑惑道:“你让他等三年做什么?我不明白。”

颜姬满不在乎道:“一般的人我都会玩死了,这沈公子走运,本少爷大慈大悲,今次留他一条命。”

我这才想起一件事:不论是人与妖,还是人与鬼,都无法长久在一起。妖会□□,鬼会染阴,除非整个过程对方的手都不碰一下,否则凡人迟早得被玩死。这也是地府鬼不可以真身示人规矩的来由之一。

“那你为何要让他等,直接不来见他不就是了?”

颜姬很是怡然地摆摆手:“这世道,人情比秋光还淡薄,只要他金榜题名,哪怕是拿个探花,也得在一年内在宦海中捞得金山银山娇妻在怀,不要三年,忘记我也就是三两天的事。倘或他拿不下状元,自然也会放弃我了。”

这下我有些了然了。

青松尚未落色,狐狸却动了心。

所幸妖虽然长情,却没人那般脆弱,回了地府,他还是活蹦乱跳跟一狗似的。

只是见过他这出戏以后,再一回停云阁后院,看见在远处凉亭里读书的花子箫,我的心里很不是滋味——明明是一段可以只相望不相触的□□,颜姬都因长痛不如短痛放弃了;花子箫可好,已经绝望到没底儿的姻缘,他却还是认死扣地扑在里面。

在这件事的是非观上,我绝对站在骚狐狸这一边。

人生无常,图的就是个痛快。无常爷说得对极了,何为东方四骑?我被人扣了那么大个屎盆子,哪怕不真的身体力行,也得在精神方面坐实坐实。

想曹操曹操到,必安刚换了便服,正拿着一堆账簿,招呼一群下人搬了大批花进院子。

我立刻过去凑热闹:“必安,这些花是你买的?”

“小王爷买的。他今天忙,让颜姬帮忙,颜姬又溜到上面玩了,只好我来。”他一边指使人把花种到土壤里,一边不经意地扫了我一眼,“小王爷说你喜欢曼陀罗。果然什么样的人喜欢什么样的花。”

我愣了一下。他又道:“长得艳丽罢了,性子可真不搭。”

“要你说我一句好的,真是比登天还难。”

必安直接无视我道:“这花算是选对了。曼陀罗在阴间很容易存活,几乎不凋谢。”

“是么,那太好了。”

我留在他身边看花,尽量不让自己去看向对面凉亭里的人,但心底又令人讨厌地,希望他会抬头看看自己。

谢必安看了一眼远处的花子箫,又看看我,忽然会意一般走过来,将手轻轻搭在我的肩上,另一手指尖拨弄着花朵:“娘子,你看这株花开得可好?”

我肩膀像是被雷打一样颤了一下:“挺,挺好……”

此时,花子箫的书翻了页,恰好抬头看向这里,顿了一下又低头看他的书。谢必安眼角渐渐绽出了些笑意,摘下一朵花,动作缓慢而亲昵地将它别在我的耳侧:“我来替你戴上。”

然而花子箫根本没再抬眼看我们一下,只是心无旁骛地继续读书。

我有些泄气地拨开必安的手,轻声道:“不必演了。他不会在意的。”

“千年鬼果然不好对付。”必安清了清嗓子,大声说道,“娘子,晚上我在房间等你。”

花子箫还是没抬头。

必安拍拍我的肩:“晚上你来我房间,我睡地上。”

这一晚我真的傻兮兮地照他的话去做了,洗漱完毕去了他的房间。必安早已打好地铺,记好最后一笔账准备躺下。我缩到床上,有些心不在焉:“明天我要去阳间看看策儿,所以无所谓他怎么想了。”

“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必安勾着嘴角冷笑了一下,趟了下去。

看着他颀长的背影和散在枕间的长发,我禁不住笑道:“必安,我觉得你真是我见过最聪明的人,真是什么事都瞒不了你的眼睛。”

谢必安哼了一声,并没接话。

想起他说过自己是成过亲的人,所以看事情才通透。我又道:“你和你前妻是怎么分开的?”

那一刻,我看见他的背明显僵了一下,但很快又放松了:“又长又臭的破事,你不会感兴趣的。”

…………

翌日清晨,我和必安一起从房里出来。

少卿是个小蜜蜂,一大早就嗡嗡地去勤奋地出差去了。坐在客厅里用餐的只有颜姬和花子箫。颜姬原本在吃一个包子,一见我们过来的方向,差点把包子噎在喉咙里:

“咳,咳咳……咳咳咳……”颜姬用力捶打着胸口,颤抖着手指指向我们,“东方媚,你,你,你好样的,你这几天真神勇,先是把花公子给……然后是小王爷,现在连无常爷也……”

花子箫朝我们淡淡一笑,继续喝粥。

颜姬赶紧站起来,护着胸往后退:“你,你别打我的主意,我是不会让女人碰的!”

他快速上前,拿了个包子含在嘴里,脚底抹油掏出家门。

谢必安清了一下喉咙,自然地握了握我的手:“我先去一下厨房。”

我在花子箫旁边坐下,拿碗筷的动作也很是生硬。可是粥还没盛满,花子箫就放下了碗和汤勺,朝我微笑道:“娘子,你们先吃,我有事要先出门了。”

他擦了擦嘴角,把碗筷放好,拿了银子便站了起来。

随着他起身的动作,我几乎能听见自己心脏下沉的声音。直到他走出门去,我的脑中都只剩一片空白,不论是周遭的鸟鸣声,风声,还是水声,都听不见……

这世界上还有比我更傻的人么?

人家根本完全不在乎,我还跟个没脑木鱼似的冲出去,叫住了他:“子箫,你等等。”

意生正在马车旁等候。

回魂街鬼佳人身披绮罗,脚踏轻烟,万盏幽灯如梦。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花子箫回头看着我,目光却不似这妖娆奇绝的街,只平淡如水,波澜不惊:

“怎么?”

其实,很想冲过去对他劈头盖脸地臭骂一顿,指责他是否真的不在意我和别人怎样。或者在他面前大哭一场,让他忘记那个没良心的妻子来到我身边。可是我的脑中尚存一丝清醒,知道无论我怎么做,他反应都不会有太大变化。

我想了很久,还是温和地笑道:“今天我没事,但颜姬有事要回妖界,少卿出差了,必安也会忙得比较晚。你如果没太多事,早点回来吧。我会在家里做好饭等你。”

“嗯。”

花子箫随口应了一声,便和意生上了马车。

我自知做饭不是很在行,但还是请必安帮忙指点,被他那毒嘴损到想把自己打入十八层地狱。终于有点成效了,我放他去当差,自己在家里忙乎。

然而,我从天亮忙到天黑,连蜡烛都没时间点,却始终没有等到想等的人。

后来必安回来了,一进门就吸了吸鼻子:“我肯定是做梦了。娘子,这香味……这菜真是你做的?”

我没有说话,只是继续坐在原处。

必安走了进来:“不过这么黑,你怎么不点灯?”

听见他在点灯,我连忙道:“别,别点灯。”

可是已经晚了,他点亮了灯,一眼就看见了坐在墙角的我,眼中毫不掩饰地露出了错愕之情。我连忙转过头,用手挡住眼睛。

必安径直走到我面前蹲下,霸道地拉开我的手,盯着我长叹一声:

“范兄今天勾了几个吊死鬼的生魂,都是眼如肿泡泪流满面,我逮了一天都没逮到,原来是躲这里来了。”

这下我连哭都哭不出来了。

喜欢奈何请大家收藏:(www.gougouxs.com)奈何狗狗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奈何最新章节 - 奈何全文阅读 - 奈何txt下载 - 君子以泽的全部小说 - 奈何 狗狗小说

猜你喜欢: 君九龄有女不凡吉时医到两世冤家重生之药香农女重生之丞相夫人覆手繁华琅琊榜娇女烟水寒佳婿药结同心大帝姬帝王娇宠:小萌妃,乖一点自欢红楼之魔门妖女御膳房的小娘子满庭芳我家娘子已黑化一品嫡女穿到古代当名士无处不飞花回到古代当兽医盛世狂妃:傻女惊华神医重生厨娘子医妃狠狂:腹黑王爷宠妻忙
完本推荐: 武唐攻略全文阅读超级医生全文阅读无量真仙全文阅读网游之代练传说全文阅读法网真情全文阅读万界天尊全文阅读最强弃少全文阅读世婚全文阅读我就是妖怪全文阅读剑噬天下全文阅读我的身体有bug全文阅读庆余年全文阅读匹夫仗剑大河东去全文阅读间谍的战争全文阅读烟水寒全文阅读残棺全文阅读仙葫全文阅读异能小农民全文阅读万界之旅全文阅读神级英雄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捡漏妖怪茶话会美女总裁的透视高手都市之修仙归来娇妻狠大牌:别闹,执行长!文娱帝国我夫君实在太谦逊了末世神魔录今生不嫁有钱人你真是个天才武侠世界的一方通行世界寄生体超越狂暴升级位面无限重生诸天尽头玄天龙尊英雄无敌之亡灵法神头狼灵鼎山人传低配版系统主神1627崛起南海修罗刀帝我家太子妃超凶的圣墟雄兔眼迷离都市无敌神医从火影开始掌控时间于休休的作妖日常血妖姬重生浪潮之巅

奈何最新章节手机版 - 奈何全文阅读手机版 - 奈何txt下载手机版 - 君子以泽的全部小说 - 奈何 狗狗小说移动版 - 狗狗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