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狗狗小说 >> 奈何 >> 第十四章 三生(一)

第十四章 三生(一)

人物档案

东方媚

姓名:东方媚

性别:女

种族:鬼

鬼种:夜叉

司职:鬼门关提督

称号:京城第一媚, 幽州夜叉王, 十殿王妃, 无常夫人, 九尾小夫人

绰号:铁面夜叉爷,三品鬼娘子

昵称:媚娘, 媚媚, 媚儿

生日:5月11日

身高:167cm

体重:47kg

出生地:长安

死亡地:长安城郊

死亡年龄:二十一岁

居住地:幽都停云阁

特长:抚琴, 唱曲, 诗词歌赋

嗜好:抚琴,

遗愿:人间的弟弟平安长大

人身特征:标准的美人胚子

鬼身特征:红发白肤,头旋火焰,赤目獠牙

阳间亲人:弟东方策,大夫君杨云,二夫君汤少卿,三夫君唐铸(三人均克死)

阴间亲人:父东方莫,母刘氏,大夫君颜姬,二夫君谢必安, 三夫君汤少卿

择偶标准: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

汤少卿

姓名:汤少卿

性别:男

种族:鬼

鬼种:罗刹

司职:十殿王爷

称号:小王爷

绰号:无

昵称:少卿

生日:6月1日

身高:180cm

体重:70kg

出生地:长安

死亡地:长安

死亡年龄:二十三岁

居住地:幽都十殿王爷府,幽都停云阁

特长:下棋

嗜好:品酒

心愿:与媚娘一起转世投胎,做三世夫妻

人身特征:白衣黑发, 玉树临风, 眉目清秀

鬼身特征:绿瞳白肤, 朱红头发

家庭成员:妻子媚娘

择偶标准:媚娘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

?

谢必安

姓名:谢必安

性别:男

种族:鬼

鬼种:勾魂

司职:无常(勾魂阴帅)

称号:白无常

绰号:活无常, 白长舌

昵称:必安

生日:4月30日

身高:184cm

体重:人身69kg,鬼身0kg

出生地:南台

死亡地:南台桥柱

死亡年龄:二十六岁

居住地:幽都停云阁,无常府

特长:勾魂,记账

嗜好:品茶,读书

心愿:未知

人身特征:一身白袍,头戴白冠,双眼细长斜飞,瓜子脸,持哭丧棒与招魂牌“你也来了”

鬼身特征:长舌拖至腹前,黑眼球只有两个点

家庭成员:妻子媚娘,义兄黑无常

择偶标准:未知

?

颜姬

姓名:颜姬

性别:男

种族:妖

妖种:九尾狐

司职:无

称号:狐妖小王子

绰号:狐狸精,骚狐狸

昵称:无

生日:3月24日

身高:177cm

体重:65kg

出生地:妖界

死亡地:无

死亡年龄:无

居住地:幽都停云阁

特长:刺绣,绘扇

嗜好:比美

心愿:成为六界第一美人

妖身原型:九尾狐狸,金色尾巴,一身充满光泽的金银毛发

人形特征:身姿笔挺,尖下巴,银发雪肤,姿态妩媚艳丽

家庭成员:十三个兄弟姐妹,父母,妻子媚娘

择偶标准:温文儒雅的翩翩公子

?

花子箫

姓名:花子箫

性别:男

种族:鬼

鬼种:画皮

司职:云霄琴楼楼主,幽都鬼商

称号:幽都第一美人,画皮鬼王

绰号:美人子箫

昵称:子箫

生日:10月27日

身高:183cm

体重:画皮71kg,鬼身裸重15kg

出生地:上古仙界

死亡地:奈何桥

死亡年龄:七百五十岁

居住地:花府,幽都停云阁

特长:抚琴,画画,经商,诗词歌赋

嗜好:抚琴,画画,吹笛子

心愿:未知

仙躯特征:黑发如漆,肤白似雪,额心有一点紫色的菱形仙印

人身特征:没有人身

鬼身特征:一具白色骷髅,人皮为仙躯披上大红袍子

家庭成员:妻子媚娘

择偶标准:神态妩媚,巧笑嫣然,裙裾飘然的画中仙子

?

杨云

姓名:杨云

性别:男

种族:鬼

鬼种:将军

司职:北方鬼帝,镇国将军

称号:杨王

绰号:无

昵称:无

生日:12月27日

身高:185cm

体重:78kg

出生地:长安

死亡地:国境边疆

死亡年龄:31

居住地:鬼帝府

特长:琴棋书画,文武双全

嗜好:习剑

心愿:为国立功

人身特征:额心长着淡紫菱形印记

鬼身特征:紫肤立眉

家庭成员:无

择偶标准:温柔娴淑、三从四德的女子

?

范无救

姓名:范无救

性别:男

种族:鬼

鬼种:勾魂

司职:无常(勾魂阴帅)

称号:黑无常

绰号:死有分

昵称:无救

生日:8月22日

身高:179cm

体重:人身65kg,鬼身150kg

出生地:南台

死亡地:南台桥

死亡年龄:二十八岁

居住地:幽都无常府

特长:捕鬼

嗜好:养动物

心愿:捉遍天下野鬼

人身特征:手持锁链与招魂牌“正在捉你”;皮肤白皙,一身黑衣

鬼身特征:红眼獠牙

家庭成员:义弟白无常

择偶标准:无,随缘

烟花三月,梦在扬州。

大姐二十四岁的寿辰即将到来,家里张灯结彩,爹娘几乎把整个府邸都当成礼盒包了起来。我和二姐一起到城里,为大姐挑礼物,二姐十分郁结,说美美你可好,想要送个礼物给大姐,只需要画一张画卖掉即可。我很是不屑,说我的画价值连城,才不会卖掉。大姐的生日,我以大明寺为中心,要画一张十八尺扬州春景图给她,以纪念她和姐夫当初寺里的初次邂逅。

听着姐姐一路叨念,进入玉器店,我的锦囊掉在了地上。转身弯腰捡锦囊时,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看见一个双眼发直、衣冠楚楚的公子哥儿。再看看他目光方向,我知道了,这又是个拜倒在二姐石榴裙下的不幸男人。我叹了一声,在二姐耳边低声道:“姐,又有个公子看上你了。”二姐习以为常地叹了一声,继续抱怨老天不公,玉器还没我的画贵。

挑了许久,终于选了一个翡翠凤凰,二姐小心翼翼地把它交给管家,然后应诺陪我去瘦西湖取景。我年纪确实不大,但神童的名号可不是白来的,扬州大半个城的人,都认识董美美。仅仅在湖边摆下宣纸画笔,就有不少路人停下来看我。

这一天风和日丽,天水宽阔,大明寺在晨曦里茫茫朦胧。我提笔蘸墨,刚画出一条河堤,却被柳树下一个白色身影夺走了注意。一直以来觉得天下之大,河山壮丽,这美景积天地灵气,是凡人比不来的,所以我从来不爱画人,我们家乡扬州的美景,更是这些个凡夫俗子比不得的。但看见柳枝下摇扇歇息的公子,竟一时间像着了魔,把他画入画中。只方勾出他一个背影,另一个男人便快步走过去对他说道:“律生,我刚才真是看见了人间绝色。”竟是开始盯着二姐看的公子哥儿。

那白衣公子回头,不经意和我的视线相撞。我愣了一下,垂下头,继续作画。再次抬头,已不见他们人影。我莫名有些失落,继续埋头,意兴阑珊地作画。但没过多久,忽然有人在身后说道:“敢问这位姑娘可是名画师董美美?”

竟又是那个傻愣公子哥儿。他虽是在对我说话,眼睛却一直盯着我二姐。我挑起一边眉:“是我。”

“鄙人方龄平,晋阳人士。这是鄙人的挚友文律生,是晋阳八才子之一,吟诗作画都难不倒他。不知董姑娘可否愿意和他切磋切磋?”

一听见文律生的名字我也傻眼了。我朝他拱了拱手:“文公子,久仰大名。”

文律生朝我拱手微笑:“彼此彼此。”

姓方的为了勾搭我姐,居然把这么值钱的东西卖了我一天。在我的威逼利诱下,文律生为我作了六首诗,画了两幅画,到黄昏时分我才放过他,抱着字画,开心地和他告别准备回家。

文律生叫住我:“等等,董姑娘,今天我帮你题诗作画,你好歹也礼尚往来,送我一幅画。”

“可是,现在我没心思画画。”

文律生面有难色:“可否告知府上住址,我过几天再来取。”

我摇头:“爹娘说,不可以随便把家里住址告诉别人。”

“那,那姑娘就这样走了?”

“对啊。”见他眼中露出遗憾之色,我脑中灵光乍现,又道,“不过,我可以给你其他东西补偿一下。”

文律生刚一抬头,我就踮着脚,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下。

他整个人呆愣了片刻,一张小小的瓜子脸忽然胀红:“董姑娘,你,你这是……”

我吐了吐舌头:“以色报恩。”

十五年后,我把整颗心思都放在孩子身上,他才跟我计较当年我有多讨人喜欢,多么懂得“以色报恩”。我立马纠正他:“不对不对,当年的色是你,你报我的恩。”

他不解:“我送你字画,应该是你报恩,怎么变成我报恩了?”

我理直气壮:“我给了你让我亲你的机会,当然是我施恩。”

他叹了一声,很是委屈的样子:“夫人,你又开始蛮不讲理了。”

每次看见他这个样子,我都觉得又是心疼,又是愉悦。我把我们四儿子轻放在床上,坐到他的腿上,开始肆无忌惮地揉他的脸。

常人都认为物极必反,我与律生相识相爱,太过迅速顺利,最后一定不得善终。然而,几十年后,我和他不仅结成连理,儿孙满堂,甚至连我姐姐和方龄平也都一起白头偕老。

人生虽路漫漫,却也是转眼的事。

律生虚长我四岁,我七十七岁,他八十一岁那一年,我们竟一起在一张床上合眼离世。

再次睁开眼的时候,我独自一人出现在一条路上,道旁开满红花,顺着这条路走到尽头,竟有一条滚滚长河,黑色雾霭中,有行船来来往往。一艘船停泊在河岸,旁边站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还有一个穿黑衣戴高帽的男子。

“夫君?”我大喜过望,加快脚步走过去。

“夫人,我们都死了。”律生叹了一声,指了指身边的黑衣男子,“这是地府阴帅,无常爷。”

黑无常一只手里拿着招魂牌,上面写着“正在捉你”,一只手里拿着厚重的锁链。他朝我点点头:“文夫人,请上船随我来。”

“夫人,来。”

律生朝我伸手。他的身形已经佝偻,但风姿不减当年。我把手放在他的手上,上了船。然后,两个老人一起坐在船头,顺着忘川往前走,最终到了奈何桥旁,上了岸,走向鬼门关。鬼门关前站了一个姓崔的判官。见我和律生过去,他摇了摇笔:“文律生,董美美,你们上辈子死后都在阴间有过功勋,现在只要进去,和阎王爷打个招呼,就可以立刻投胎转世。”

“现在就要转?”我踮脚看看,鬼门关里面是幽都,孤魂野鬼处处飘荡,“我想进去看看。”

崔判官道:“最近定下来又好命的夫妻胎很抢手,七天之内就只这一对,你们要等七天后还了魂再转世,要办的手续就多了。地府来了几百次有什么好看的,过了桥你就忘记它长什么样了。文爷,您还是抓紧时间去吧,夫人在这里候着便好了。”

“好罢。那夫人你在桥旁等等我,我去去就来。”

虽然好奇,但相对于下辈子的命来说,还是后者重要些。我老实地站在鬼门关前等律生,却大老远地看见一群勾魂鬼,手拿锁链,勾着生魂。他们把生魂一个个引入鬼门关,黑无常是他们的领头。

我一头雾水:“何故我和夫君的魂就是黑无常亲自勾的?”

崔判官随口道:“那是因为有人在地府里帮着夫人。”

我更迷惑了:“有人帮我?”

崔判官清了清喉咙:“是以前和你一起巡逻的阴司,现在夫人都记不住人家,就别多问,不然多不礼貌。安安心心转世吧。”

我点点头,似懂非懂。

不知几时起,黑无常怀里多了一团雪白的东西,在他胳膊间钻来钻去。我一时好奇,忍不住靠近一些去看——那竟是一只长了九条尾巴的银白小狐狸。我这人对小动物没有抵抗力,走到黑无常身边,弯着老眼笑道:“哦,这小狐狸长得真精神,让奶奶好生看看。”

小狐狸细长的眼原本淘气地眯着,此时睁开一只,相当鄙视地翻了个白眼,又钻进黑无常怀里去。黑无常道:“他怕生,董夫人还请别见怪。”

“没事没事,这么可爱,喜欢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怪它。”我笑眯眯地观察了小狐狸一会儿,抬头看了看周围,“无常爷,时人道‘黑白无常,阴间双煞’,怎么我只看见你一个人?”

黑无常皱了皱眉:“我兄弟他有事出远门了。”

见他正忙着,我也不方便打搅他,便又蹒跚着脚步,回到鬼门关前。催判官道:“夫人,方才您在打听白无常的下落?”

“是啊。”

“哎,这是他心头的一道伤啊,最好别再提了。”崔判官摇摇头,“白无常几十年前跳进奈河魂飞魄散了。”

我愕然:“怎么回事?”

和崔判官聊了一会儿,才知道原来白无常有个妻子,和他恩爱百年,但妻子死了,后来阴间来了个后台硬实的大小姐,强取豪夺,让他入赘。白无常因思妻心切,又生活苦闷,最终一头撞入奈河,为情自杀。

再回头看看只身一人的黑无常,我不由有些愤慨:“这大小姐真不是个好姑娘,怎么可以做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

崔判官却只是轻轻摇头,看着远处的忘川,不再说话。

没过多久,律生从阎罗王那里回来。我把白无常和他妻子的故事告诉他,他有些叹惋,又道:“这种事不会发生在我们身上,因为我一定会豁了命保护你。”

年纪一把还说着这种肉麻话,旁边的崔判官都忍不住笑了。我推了推他的胳膊:“好了好了,别说了。”

又和崔判官聊了一会儿,我和律生一起走上奈何桥。

七十七年的一生,真是转瞬即逝,但是却没有丝毫遗憾。因为至始至终,我握着夫君的手。

看着桥对岸的三生石,还有坐在一旁熬汤的老婆婆,我又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律生:“律生,来世我们真的还是夫妻么?”

“是的。”

他的话从来都能坚定我的信念。我理了理苍白的发,尽量挺直了腰板,最后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阴间景象。桥下忘川声声,岸边红花盛开,幽都不知何时飘下了毛毛细雨。奈何桥下,鬼魂飘荡,同时站了一个人,一瞬间就捉住了我的视线:黑发红衣,手握玉笛,一个四眼书童正为他撑着油纸伞。他将玉笛放到嘴边,吹起了优美的音乐。

旋律凄凉,又如此熟悉,让我几乎当场就坠下泪来,以至于忘记自己还站在奈何桥中央。

“夫人,怎么了?”律生伸手在我的面前晃了晃。

“你看那个人。”我指了指那个红衣鬼,“那个人……”

“年纪一大把了还喜欢俊美小伙儿?不准看了。”律生的老毛病又犯了,跟我耍横。

一曲很快终了。

那红衣鬼收好玉笛,隔着重重红花,薄薄雨雾,抬头遥望我。

我喃喃道:“他好像在看我。”

“老婆子,那公子看上去也二十来岁,你已经是别人的祖奶奶,不要为老不尊想一些有的没的。”律生牵着我的手,朝桥对面走去。

其实隔得这么远,我根本看不清楚他在看哪里,可是那首曲子……这大概是我和律生一生中,唯一没有交点的地方。我从来没告诉过任何人。

走了几步,我禁不住又回头,看了一眼那个红衣鬼。他没有再吹曲,也没有离开,只是静静地站在原地,像是在等人,又像是在目送我们离去。

崔判官说得没错。过了桥,喝了汤,一切都将忘却,一切都会重头,何苦让自己有太多介怀的事,免得投个胎都不安生。

我知道我不该再回头。

尽管很想再回头看看那个人,但我还是一鼓作气和律生走到了桥尽头。

人的一生,真是短暂如朝露。睁眼闭眼,一晃便过去了。

*********

我运气很好,出生在太平盛世。无奈好的国家遇到好的官员,好的官员却撞上了个爱砍人脑袋的暴君。砍人脑袋是咱们皇帝老子的惯例,百姓对此有诸多戏谑之词。从我出名后,对犯人被砍头,百姓们便有这么一句说法:“喝三口陈年女儿红,不如啃一口安阳言梅肉。”

每个死囚被斩首前,都会喝三杯行刑酒以便浑身疏懒,下刀顺,落头快,不然一刀下去卡住就尴尬了。女儿红是咱们朝代最受欢迎的行刑酒,通常只有名臣大将才有喝女儿红的待遇。但相比安阳曹大厨做的新鲜醉鹿肉,女儿红也得靠边儿站——没错,安阳言梅肉是和苏州东坡肉齐名的好肉。而这位神通广大的名厨,正是小女子曹言梅。

名厨绝非一朝一夕练就,我十来岁时,可是差点用亲手做的饭菜毒死亲爹。当时老爹吃过那顿饭,上吐下泻,三天三夜,最后洛阳名医张大夫探亲访友,路过此地,才救了他一命。大病初愈后,老爹亲手写了四个大字“吾女难嫁”,将之题为金匾,高悬中堂,警醒全家,流于后代。被人说做饭难吃不是一天两天,但被亲爹如此对待,我觉得这是已经上升到了人格尊严的问题。从此往后,我背井离乡,刻苦钻研厨艺,最后在洛阳拜师学艺,在九霄饭馆帮衬厨子,继续荼毒当地老百姓。令我不解的是,每次别人吃坏肚子去看病,看得恰好都是当初救了老爹的张郎中。

张郎中全名张启,长得细皮嫩肉,笑起来相当灿烂,堪比四月鲜花,可惜眼光高贵得很,别人能治的病人,他看都不会看。然而,我毒害的病人,他都照单全收。久而久之,洛阳城便流传出了个不大动听的传闻:九霄饭馆的菜含有剧毒,因为客人在那吃坏肚子,张郎中都不拒绝。哪怕那时我做饭已有两把刷子,不再荼毒客人,这流言也未能散去。老板查出灾难源头是我,让我去澄清流言,否则就把我送上官府。我吓得屁滚尿流,立即到了张启的药铺,去找他算账。

“曹姑娘,久仰久仰。”张郎中看见我喜笑颜开,尓雅作揖。

我被老板的要挟吓破了胆,对着他的桌子便狠狠一拍:“久仰什么,谁叫你要接我的客了!”

未料张启一向淡定,此刻脸上却泛起薄红,低声道:“不知曹姑娘还在做这类工作,可我确实没有相同的癖好……”

我呆了一呆,理解了他的意思,也双颊发热,恼羞成怒道:“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啊!”而后快速解释了关于流言的起因经过。

张启闻言长久不语,只是把手中的《神农经》卷起来,谨慎道:“原来如此。那鄙人有一计,不知姑娘受用否。”他在我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我对着他白白嫩嫩的小脸,狠狠赏了五指大红锅贴。

不过,才过了不到三天时间,我又回来找他,咬牙切齿道:“我先说,这门亲事只为澄清谣言,我和你可没半点瓜葛。成亲以后,你不可以进我卧房过夜。”

张启微微一笑,又朝我欠了欠身:“是,夫人。”

就这样,我把终生大事定下,老板适时放出消息,说我是九霄的厨子,城里的百姓们见我和张启是夫妻,便理解了他治疗病人的缘由。很多人甚至为了和张启套近乎,还故意到九霄用膳。时间长了,我的厨艺飞涨,也逐步升为馆子里的主厨。我的两道绝活“言梅鲜鹿肉”“野鸡瓜齑”为时人赞不绝口。

张启颇为守信,从不靠近我卧房半步,但逢年过节,必会与我共同用餐,闲话家常。我们成亲后第四个大年夜,他多喝了几杯,略带醉意地望着我不说话。我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只好干巴巴地寻找话题:“前个月又有人打着我的名号找你了吧?现在看来,好像成亲后都是我占尽了好处,你不觉得亏么?”

张启含笑摇摇头,并未回答。

我夹了一块自己做的菜放进他的碗里,若无其事道:“当初你为何要与我成亲?”

“夫人不懂,这是养兵千日,用兵一时”

“我没你肚子里的墨水多,你直接说了罢。”

张启忍住了一个呼之欲出的酒嗝,起身走到我身边坐下,握住我的手,在我耳边轻轻喷洒着热气:“我,仰慕夫人已久……”还没来得及多问,他已靠在我的肩上睡死过去。

翌日,他显然还记得醉酒时说的话,红着脸向我连连道歉。我瞪了他一眼,在他脸上捏了几下,整一副河东狮吼的架势。他眨了眨眼,却忽然把我抱在了怀里。

这之后的日子和以往一样平顺,之后我的大厨名声渐响,他的医术也口碑大好。而与以往不同的是,我们俩就这样从一对假夫妻,变成了真鸳鸯。

无奈好日子不多,天要亡我。洛阳的父母官王大人父亲喜寿,特请我上门准备餐点。我端着桂花糕走出厨房,却踩中沾了酒水的地面,滑了一跤,一头撞在酒坛子架上。酒坛子噼噼啪啪砸下来,连续砸中我的脑门,我跌倒在地两眼一翻,双脚一蹬,捐馆了。

再次恢复意识,首先听见的便是两个人的争吵声:

“阎罗爷,这事您怎么都得给我们公子一个说法。”

“这次真是意外,意外。前两天我夫人在桌子旁边啃桂圆,刚好滴了两滴水在命簿上,墨晕了,把‘七’晕成了‘廿’,这才出了这点岔子……”

“五十年就这么没了,您老怎么可以管它叫‘这点’岔子!”

“哎哎,这一世曹言梅寿命比较短,下次保证让她长命百岁。为了让她不久等,我们这就去把张启的命簿也改改。”

“不行不行,这魂一定得还,不然太吃亏了。”

“已经改了,让他三年后就撞同一个柜子下来陪老伴。”

“三年,这也太久了!”

“三年已经很短了,我就是阎罗王,也不敢拿人命开玩笑啊。意生小祖宗,行行好,别再闹了……”

喜欢奈何请大家收藏:(www.gougouxs.com)奈何狗狗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奈何最新章节 - 奈何全文阅读 - 奈何txt下载 - 君子以泽的全部小说 - 奈何 狗狗小说

猜你喜欢: 妙偶天成侯府商女重生之变天画满田园锦桐古代地主婆医妃惊世医妃狠狂:腹黑王爷宠妻忙琅琊榜我家爹娘超凶的盛世狂妃:傻女惊华红楼之魔门妖女花开春暖娇鸾君九龄烟水寒无处不飞花覆手繁华锦庭娇九重紫药香嫡女:王爷别乱来爆宠萌妃:邪王,要抱抱凰妻倾世刁蛮小娇妃:误惹腹黑邪王纵情弃妃天龙的日子
完本推荐: 西游之金乌大圣全文阅读工业霸主全文阅读绝世药神全文阅读冠军传奇全文阅读奥术神座全文阅读捡宝王全文阅读炼金狂潮全文阅读电弧中的高级玩家全文阅读春野小神医全文阅读奋斗在红楼全文阅读冠军教父全文阅读恶魔囚笼全文阅读良婿全文阅读都市超级医仙全文阅读人道至尊全文阅读似锦全文阅读剑噬天下全文阅读一品江山全文阅读纵天神帝全文阅读逍遥小书生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重启飞扬年代逐夷平江赋鱼不服庶道为王仙师无敌觅仙道逆天邪神剑主八荒医路坦途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剑侠在诸天悠闲乡村直播间重生之都市无上天尊超品小农民舌尖上的霍格沃茨神级美食主播我真不是仙二代公主殿下的开挂生活道祖,我来自地球神魂丹帝最强狂兵大明开荒团龙图案卷集·续大佬我真没偷你儿砸颜颜欢喜数风流人物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大楚怀王凰不倾城凤未惜南宋风烟路

奈何最新章节手机版 - 奈何全文阅读手机版 - 奈何txt下载手机版 - 君子以泽的全部小说 - 奈何 狗狗小说移动版 - 狗狗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