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狗狗小说 >> 奈何 >> 第十四章 三生(二)

第十四章 三生(二)

哪怕再是个木瓜脑子, 我也听出他们在讨论些什么名堂。无奈我像是被鬼压了身, 直到人被抬到另一个房间, 伺候着起身打点过, 才重新被抬回了阎王殿。刚才和他说话的童子似乎早没了影儿。不知怎的,阎罗王有点怕我, 嘘寒问暖简直比我亲爹还亲。和他聊了一会儿, 他就把我安排到了幽都一个叫停云阁的地方住下, 叫我等夫君下来, 同我一起转世。

停云阁地方很大, 却只有我一人住,故而显得有些空旷。我在阴间初来乍到,哪怕知道自己属于冤死一类,也不敢有多怨言。起初我对鬼长相十分惧怕,尤其看见一个人走着走着,把脑袋摘下来后,我起码有七八天没敢出门。后来大着胆子去了对街的酒馆,和小二聊过天,熟悉了环境, 发现鬼除了多了点阴气怨气,和人没什么不同,七情六欲, 感怀春秋, 他们一件也没落下。

同时, 我也听来了一些地府的八卦。例如黑白无常死了个白的, 此后黑无常办差勾魂都是一个人,十分寂寞,因而拉了只未成型的小狐狸相陪,以便消遣寂寞;例如黑无常的小狐狸有九条尾巴,原身是个妖界的公子哥儿;例如丰都大帝近日决定破例复活白无常,起因是鬼界底子最硬的一个画皮鬼;例如五方鬼帝中,东方鬼帝曾经是个赌鬼,捞了阎罗王好大一笔钱,阎罗王对他退让三分,近日不小心弄死了他前世的宝贝闺女,现在正在想方设法,把她再弄上去;例如住在忘川旁的红衣无间鬼因爱上一个女子,为让她早点转世,故意设计陷害她等待的弟弟……总之,阴间的恩恩怨怨,都与我无甚关系,任何街坊传言,我都是左耳进右耳出,过两天也就忘了。

我在幽都的饭馆里当了厨子,在停云阁住下两年,悠闲自在地等夫君下来。这期间,我还过魂,过了七月半,随着飘摇的荷灯看过张启哭红的脸,在他烧纸钱时,用透明的胳膊抱过他,在他生病时守护过他,也曾在阳间的夜晚四处闯荡,犹如如无家可归的魂魄……所谓万两黄金容易得,知心一个也难求,这三年里,我不曾交过贴心的朋友,没在阴间遇过一个亲人。只一心希望他们都投了好胎,不曾到十八层地狱中受过磨难。

第三年深秋重阳节,金菊似雨,藓苔披绿,初霜醉染了满城枫红。幽都的老人杵着拐杖,头插茱萸,赶集似的往望乡台去。我也想去人间,看看夫君公婆,于是跟着鬼群往城外走。

枫叶摇曳的街道中,我看见远处一个红色的背影,视线便再也挪不开。在阴间待的两载有余,我已看出了这里的条条道道:背影越是好看的鬼,正面一般越吓人。可是,那公子身形修长,一头长发及腰,乌黑发髻轻挽脑后,白扇在长袖中若隐若现,一身红袍极为亮眼……我不由自主跟他走了两条街。

当我终于意识过来自己在做傻事,脚下却踢到一个画卷。前方没有其他人,这一定便是红衣公子留下的。我弯腰把它捡起来,打开看了看。上面是一个瑶池谪仙,她身姿卓越,笑眼盈盈,轻倚在筝上,下方题写着两行诗:“犹记白萍荷,君面桃花色。美人望不见,逢面徒奈何。”字迹潇洒美丽,连同最下面的三个字:妻青寐。

我把画收起来,迅速跑上去,拍了拍那个红衣鬼肩:“这位公子,你的画掉了。”

他转过身来,眼神微微诧异地看着我。我们两两相望了半晌,他才把画接回去,笑道:“多谢姑娘。”

他朝我淡而有礼地点点头,转身消失在人群中,满城的红枫与灯盏中。

三年期满后,如阎罗王所说,张启也一头撞死在柜子上。我又是欢喜,又是烦恼,在家里坐立不安,等他下来。当天晚上雷电交加,大雨磅礴,在家里看着窗外鬼影飘来荡去,我作为一个死了三年的鬼,居然被同时响起的敲门声吓得晕过去。醒来后我终于哆哆嗦嗦地去开门,谁知站在家门前的,居然是个三只眼的书童:“曹姑娘,求求你,去看看我们公子。”

我被他这么一说,懵了:“啊?”

人善被人欺,说的就是我。他公子是什么人什么鬼,我根本不知道,但我还是乖乖跟他去了主子的家中。这公子姓花,住在忘川旁,一片青湿竹林间,家里比我那停云阁还冷清,甚至还有几丝人走茶凉的萧索调调。

但没想到的是,这三眼书童所说的公子,竟是我在重阳节撞见的那一个。

房里没点灯,但隐隐能看见桌上悬了笔,墙上有很多仙女画。他靠在墙角,长发落满红衣,几十个酒坛子凌乱散了一地。见我来了,他抬头看了我一眼,又仰头喝了一口酒。

书童红着眼眶跑过去,抢走了他手中的酒:“公子,你不要这样。”

“仙鬼固然命长,但也有大限……”花公子的眼睛漆黑犹如一汪深潭,“寐寐,我怕我等不到你了。”

我疑惑地看了一眼书童:“妹妹?”

“那就是你……”书童话说到一半,忽然停了一下,愤然道,“那是公子前世的妻子,从她死了以后,他一直在这里等她回来,但她从来没有回来过!”

花公子道:“意生,你出去。”

“可是公子……”

“出去!”

意生最后看了我们一眼,有些不甘地离去。于是房间里只剩下我和花公子。我看见他虚弱地望口中灌酒,却完全不知如何好言相劝。那意生真是奇怪得很,他公子为情所扰,把我叫到这里做甚。

终于,他放在地上的手朝我这里移了一些,但又很快收回去,紧紧地握成拳:“我已厌倦永远看着你的背影。”

他大抵认错了人,我也只好站在原地不动。

他恨恨道:“你怎么可以说忘便忘,你知道么,我等不了你多久了。”

“花公子……”安慰真是这世界上最恼人的事,我想了半天,才说出一句想抽死自己的话,“节哀顺变……”

他像是听不见我说的话,捂住嘴咳嗽起来:“其实,我早已放弃,但,咳咳,咳咳……还是会后悔。当时你说要陪我下无间地狱,你可知不想放你走。”

花子箫试着提了一下酒坛子,却已经醉到连举坛的力气也无。他放弃动作,单手将坛子抱在怀里,抬头看着挂了满墙的仙女画,目光一寸寸挪动,最后停在我的脸上,便再没移开过。

令人费解的是,这样烂醉的情况下,他看着我的眼神,都温柔到几乎将人融化:“可是,我不后悔。你若陪我留在这里,如有一日我去了,你该怎么办……矛盾啊,太矛盾了。”

他斜倚在窗旁,青灯照在苍白的脸上。之后他便没再多说一个字,只是沉默地看着我,用一种我看不透,却像是在深深刻印眼前一切的眼神:“罢了,罢了。就这样,也很好。就这样,已经很好了……”

不知为什么,这一刻,我有不顾一切冲过去紧紧抱住他的冲动。只是一想着张启明天就会来,一想着我还是他的夫人,就无法做到背叛他。

花子箫没有皱眉,也没有流泪,他的眼眶甚至没有湿润……可是,和他对望了没多久,我的脸上竟布满了热泪。而且此后就再难控制,泪水大颗大颗连成条流下来。

看见我哭了以后,花子箫竟也红了眼眶,然后转过头闭上眼,沉默着落下了眼泪:“你走吧。”

“花公子……?”

“抱歉,我喝醉酒,认错人了。”

从他那里离开后,意生把我送到船头,低低地说道:“我们公子素来锦心绣口,今晚他醉成这样,大概是有生以来,有死以后,第一次说心里话。”

“恕我冒昧,花公子的妻子是遇到什么事了?”

他并没有回答,只是交代船家送我到幽都正门。

我坐在行舟上,看见水面波光粼粼,听见两岸徘徊的女画皮鬼在幽怨地哭唱:“碎的是残败红花,点的是枯涸青灯,画的是褪色人皮,描的是逝去昔影……今夕何夕,年年岁岁,弹指间,又是一生一世……”

漆黑罩住了忘川。夜雾似水,烟岚如冻。

次日,夫君总算随着我来了阴间。所谓奈何桥头等三年,还真是度日如年,我见着张启,说的第一句话便是:“我已经在这里等了你一千多年,你得好好报答我。”弄得他一头雾水。

俗话说小别胜新欢,我们在停云阁如胶似漆了几日,便按照阎罗王的意思,再去投胎做夫妻。去奈何桥的路上,我一直跟张启说,一点罪都没受,便得这么个好胎,我们这真是黄鼠狼嘴下溜走的鸡,忒好运。张启说我们这叫在世为好人,死后交好命。聊着聊着,不知不觉的我们已经出了幽都,来到奈何桥旁。

上奈何桥前,我竟然看见了花公子。这一日他换上了一件素雅的白衣,我差点没认出来。张启也爱穿白衣,但气质和花公子是截然不同的。张启总有一种飘逸的公子气息,一颦一笑都带着勾人的俊俏。花公子分明是个鬼,穿了白衣,竟让人瞬间想到九重天上的仙人。我晃晃脑袋,和他打了个招呼:“花公子。”

花公子微笑着点点头,看上去优雅至极,仿佛前几日狼狈灌酒的,完全是另一个人:“在下冒昧,只能在这里送姑娘上路。一路平安。”

“哪里哪里,你太多礼了……”

我还没客套完,张启有些警惕,看了一眼花公子,把我往身边拽了一下。这动作没逃过花公子的眼睛,也让我有些尴尬。所幸花公子并未介意,只是将扇子一合,抱在手心朝我拱了拱手:“曹姑娘,我们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

我和张启走上了奈何桥,临行前,我回头看了一眼花公子。这才意识到,他刚才叫了我“曹姑娘”,他何以知道我的姓氏?我连他名字都不知道。只是此时再下去询问,未免有些唐突,我只好朝他礼貌地笑了一下。他朝我拱了拱手,淡淡一笑,不再多言。

走了几步,再次回头看了看,他没有丝毫动静,只是静站在原地目送我们离去。不知是否我的错觉,总觉得这一幕看上去似曾相识,像是在哪里看到过。

而走过奈何桥,到了三生石前面,我能看到的,是和张启前世的诸多前世之缘。几世的夫妻,果然比寻常夫妻羁绊更深。

我接过孟婆递来的汤,和张启相望一眼,将孟婆汤一饮而尽,进入轮回。

*********

我叫江雪寐,年轻时是宫廷乐师,擅筝,时人常道声妙入神。因为长得并没太好看,皇上选老婆时也从来没看中我。十九岁时,我嫁给了黄榜进士元永,随着他升官发财,共度米寿,含笑而眠,一生长乐。

我自小便被人说成福大命好,没想到下了阴曹地府,一个小胡子判官看见我的命薄,居然也说:“羊吃青草猫吃鼠,你这三辈子福分,真是其他鬼修千年都修不来的,无常爷亲自接待的生魂着实不多。你这还是两个一起上。要知道,你可是谢大爷还魂后,第一个由范大爷亲自勾的魂。”

他所说的范大爷,大概就是前方的黑无常。他穿着一身黑衣,头顶黑色高帽,手里拿着铁索,正抱着怀里的九尾狐下船。另一个男子站在岸边,头顶白色高帽,手里拿着一个崭新的哭丧棒,乍看和黑无常貌似反色的双胞胎,眉眼间却有着黑无常所没有的敏锐心机。他眼睛细长,朝我这里瞥了一眼,似笑非笑地望着我:“尚书夫人下船时可要仔细了脚,扭着便不好了。”

“难道你们就是地府阴帅,黑白无常?”我笑得颇慈祥,“生得真精神,真好看。”

黑无常没什么反应,白无常的嘴角却抽了一下。

活到这把岁数,很多东西都已看得很淡,还无人带领,我已勾着背淡定地往前走,进了鬼门关、阎罗殿,在阎王爷那报了个到,就被迅速安排着去转世了。命好的人果然在阴间都有福利,一切手到擒来,连投胎都如此神速。

前往奈何桥的路上,我一直跟黑白无常叨念道:“可惜我家老头子死了三年,现在想来必已投胎,不然让他和你们吃吃聊聊,你们会喜欢他的。要知道,他年轻时可是进士,会作诗,会画画,出口成章,博学多才,人又好,很多和你们一样大的小朋友都爱缠着他,让他教念书……”

大概是我太啰嗦,黑无常打断道:“尚书夫人,尚书大人可没投生。”

“真的?老身这把年纪,可容不得你们忽悠。”

“喏,你看,那不就是元尚书。”

我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去,果不其然,看见了在桥下静静守候的元永。我顿时老泪纵横,杵着拐杖走过去:“老伴,老伴,你你你,你倒是说说,你怎么还没走啊。”

“谁若九十七岁死,奈何桥下等三年。”白无常朝我浅浅一笑,“元尚书过世后,一直在这里等你。”

元永望着我,苍老昏花的眼中带着点点水光。他朝我招招手:“夫人,来。”

我的脚步更快了,过去搀住他的胳膊:“我们居然还能一起投胎……”

一阵嘘寒问暖过后,黑白无常说时间不等人,让我们赶紧投胎,还说我们原本三世夫妻期满,缘分已尽,但因为在阴间有人帮着忙,所以下辈子我们还是夫妻,还是会白头偕老。我们对这个暗中帮助我们的人很是感激,想要问出个名字来,但无论如何,黑无常都不肯说出名字。

“你这叫傻人有傻福。”白无常挥挥哭丧棒,“快过桥吧,再晚上便来不及了。你与那人有缘自会相见,无缘的话,便似和其他人一样,过了几辈子,到头还是萍水相逢。”

我还没来得及多说几句,已被带到奈何桥头,迷迷糊糊地喝了汤。快过桥了,我总觉得差了点什么,但如何都想不起来,于是回头,看了一眼流水滚滚的忘川。微雨中两岸红花相望,水碧沙明,但灼灼夭夭的繁花绿草中,只有几个幽魂在呜呜飘动,只此而已。

终于我们走到三生石前。

终于我想起了一切。

包括千百年无数次路过这里,不曾看到的前生。包括在轮回中孑然行走,我最重要的记忆。包括白云仙雾中那个人额心的紫色仙印,桃花般的隐笑。包括每一次轮回中,他在桥下目送我离去的身影。包括千年前仙界的大雪中,他走上黄泉路前,轻声说的那句话。

“子箫……”我喃喃念道,“不行,我怎么会在这里?我要回去见子箫。”

但转过身,我看见的只有长长的奈何桥,还有幽冥界中居无定所的鬼魂。桥下没有子箫,只有黑白无常,正一脸叹惋地看着我们。

我用拐杖辅助着,放大脚步走回去,无视身后一直叫唤我的元永。白无常略微惊讶地看着我,但黑无常迅速派鬼差拦住我,并把我拖回去。

“你们不能这样对我!”我到底是年迈的老人,根本无法反抗他们,只能扯着枯竭的声音喊道,“如果再不见他,我永生永世都不可能再看见他。求你们,让我回去,让我见他最后一次!!子箫,子箫!!你听到我说话了吗!”

鬼魂们闻声看过来,但一见叫唤的是个老太婆,便继续漠不关心地各忙各的。

“夫人,你怎么了,你还好吗?”

我被鬼差们提起胳膊,往尽头走去,元永一路追过来,但他们还是在他碰到我之前,把我扔进了轮回。

随着轮回的冲洗,所有的记忆又一次迅速脱离脑海,身体也变得轻飘如纸。我告诉自己不要忘不要忘,千万不能忘。可到失去意识之前,也只能记得那个人在黄泉路前说的最后一句话。

——千古相随,永不相忘。

喜欢奈何请大家收藏:(www.gougouxs.com)奈何狗狗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奈何最新章节 - 奈何全文阅读 - 奈何txt下载 - 君子以泽的全部小说 - 奈何 狗狗小说

猜你喜欢: 盛宠之嫡妃归来两世冤家空间小农女爱谁谁金陵春药香嫡女:王爷别乱来天龙的日子凤绝天下:毒医七小姐似锦帝王娇宠:小萌妃,乖一点回到古代当兽医凤鸾九霄秀色满园满袖天风乘鸾无处不飞花锦绣小娘子九重紫一只狐狸的故事满庭芳妖孽儿子腹黑娘亲农女重生之丞相夫人复贵盈门重生之变天盛世狂妃:傻女惊华阿莞
完本推荐: 神道丹尊全文阅读宋时明月全文阅读裙上之臣全文阅读冠军传奇全文阅读盛世医香全文阅读逆流纯真年代全文阅读星辰变全文阅读捡宝王全文阅读星峰传说全文阅读史上第一混搭全文阅读善良的死神全文阅读酒神全文阅读我的身体有bug全文阅读娇娘医经全文阅读无量真仙全文阅读官居一品全文阅读冠盖满京华全文阅读工业霸主全文阅读斗罗大陆全文阅读网游之天地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网游之菜鸟很疯狂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重生校园做学霸星际第一女神:御厨驾到超级兵王混都市天降我才必有用我有一座恐怖屋婚姻生活的微分定理旱魃神探重启全盛时代我老婆是妖王武道天下楚氏赘婿武破九荒美女总裁的透视高手超脑太监南宋风烟路娱乐圈最后一个天王明末求生记书藏大道天下第九氪金魔主怪物乐园三国之黄巾神将向往之璀璨星光快穿之炮灰的开挂人生重生之都市无上天尊最强终极兵王他养的小可爱太甜了穿越星际:妻荣夫贵

奈何最新章节手机版 - 奈何全文阅读手机版 - 奈何txt下载手机版 - 君子以泽的全部小说 - 奈何 狗狗小说移动版 - 狗狗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