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狗狗小说 >> 穿到古代当名士 >> 第 306 章

两位报信的天使去后月余, 第一批井冈霉素的成品也晒制好了。

王公公和于郎中一众归心似箭, 见干药粉制得了, 便力劝宋桓两人早些回京谢恩。学生们因已将试验流程做得滚瓜烂熟,自问足可以独立完成培养工作, 也都劝他们早日还京受赏。

的确该回去了。

学生们逢年过节还有回乡探亲的,两位老师却是同时忙着种稻、画地图、制药,已有数年不曾还京。如今动了回去的念头,那股恋乡之情便从心底喷薄而出, 再也压抑不住了。

那就早日回去吧。

两人对视一眼,不需言语便知道对方与自己心意相通。

带上赵瑞赵学生,他也得了朝廷封赏,必须到京里谢恩。剩下的学生愿意还京的也可以随他们一道进京, 还愿留下的就接着在这里研究杂交水稻和井冈霉素。

——他们制备井冈霉素的方法是最详细也最原始的,还可以通过升温、提高ph值的方法提高培养速度。这些技术还需试验,他们来不及亲自带着学生做了,就当作业布置下去吧。

做老师的惭愧地留了作业,并把交作业的时间拉宽到了年后。种耐寒水稻的则能拖到明年秋收后,今年冬天把稻种冻一冻,下种后还能再提高些抗寒能力。

学生们感念师恩,满面悲伤, 饱含热泪地送两位院长和同学们离开。

院长和同行的学生们则收拾了许多成品和菌种、试验器皿, 准备回去后继续培养。新种的耐寒杂交稻因是早稻, 灌浆期短, 此时也到了收获季, 正好一并将些晒干的优秀子粒带回京,明年就可以试验它能否耐受京城的天气了。

两下依依惜别,他们先乘小船去浙江,再换乘大船出海,直奔天津。

下了海船不久,他们就见到了一直修通到滨海经济园的火车道。

北塘的海鲜、近海来的南货、远海来的俵物、贡品,都从这里装上列车,冒着隆隆黑烟驰向京城方向。又有车厢宽敞,内设长条座位的载人车,将本地和海上来的客商、学生送入京师。

车头与宋时小时候在游乐园玩的儿童火车差不多大小,外形却粗糙得多。涂着黑漆的车头像是一块粗糙原始的生铁砸成的,用极粗的钢条、钢板牢牢绑在车轮上。车顶竖着一管短烟囱,浓黑的烟柱腾腾而起,被上头挡雨盖压了一压,向车尾长长地延伸出去。

挺丑。

挺落后。

可这是火车。

这是一截车皮便能装载数十吨货物,在铁路上首尾相衔,日夜飞驰的火车!它的运载量跟速度和传统的牛车、马车完全不是一个量级,是供得上未来工业社会的交通工具!

而且火车的平稳度也不是别的车能比的,等到铁道铺至全国,山西的煤、陕西的石油、武汉的钢铁、江南的布匹、湖广的粮食等物都可以方便而便宜地运输到全国各地。大批壮劳力都可以乘此离开故土,到大城市的工厂打工,不须完全指天吃饭,在灾年也能有个养活全家的出路。

戴上滤镜之后再看那个丑丑的火车头和简陋的车皮,就觉得显出了一股重工业的特有的粗犷厚重之美。

宋时展开折扇,在胸前轻摇,惊喜地赞道:“好车!”

不只他忍不住夸赞,左右的学生们都伸长了脖颈盯着列车,响起一片鼎沸的惊叹声。就连桓凌这样端重自持的人也从喉中发出一声轻叹,不觉迈步向前,要更仔细地看看这辆车。

他当初看过宋时画的高铁和列车,也看过两家亲友寄来的照片,当时已对着图像估量过火车的大小。然而他穷尽想象,也不及今日亲眼所见,令人心折意荡。

他甚至浑然忘却自身,一径沉浸在这巨大机车带来的冲击中,直到右手被一只温热柔软、指间却结着少许薄茧的手握住,才从沉醉中清醒过来。

回首望去,一双湛湛明眸和更加耀眼的笑容就霸道地闯入视线,占去了他全副注意力。宋时稍稍加了几分力道抓紧他,和他这个初次见到火车的人一般兴奋地说:“走吧,去坐车!”

列车外形粗糙,客车厢里头却装饰得十分整丽,全用木板内饰,座位上裹着湖丝的桌椅套,摆着软垫、引枕,仿佛比他们家厅堂装修得还贵气。

二人自前而后,边走边看。

宋时摸过光滑的绸巾、厚实的棉垫、光滑的榉桌椅,啧啧叹道:“不愧是太子殿下特为咱们安排的列车,装得这样漂亮,我上……这辈子也不曾坐过这么好的车。”

火车的外形粗笨些,估计是为了保证强度做出的牺牲,内装却完全展示了京城的审美和今年的流行风尚。

后头上来的学生们却顾不得看软装,上了车便直奔车头,去看这车是如何驾驶的。两位老师不肯跟学生挤,先将座厢、卧厢、餐车转了个遍,又出了后车门,靠在车尾围栏里看四周的风景。

才三年不见,这条他们自己建起来的铁路竟变得陌生了。

与铁路相并的大道拓宽了近一倍,路上人流如织,乘马坐车的、道旁行走的,遇上火车时无不放慢速度,满目艳羡地看上一阵。路两旁原是荒地处则建起连片的店铺:有的是青砖红瓦的小院,有的仿经济园建成钢筋水泥的平顶小楼,也有些木支的茶水棚子,尽有人在里面吃饭、采买、修车换马。

不光路上的公子、客人,就贩夫走卒也穿得整齐干净,衣上绽线、补裰的地方都少。更不消提在大小城池外停靠时,远远看着铁道旁那一片商铺和民居,繁华景象都不逊于一般县城。

火车问世才一年不到,怎么周边地方就发展成这样了?他们离开时也通了铁道马车,可也没发展得这么快呵。

宋时感叹不已,将腰卡在车尾栏杆上,探出身子观望周围的景致。

桓凌只怕他看得太入神从车上张下去,也顾不得会被两侧行人、客商看见,左手从后头虚揽着他的腰身,一手也支在栏上,无奈地劝他:“这些都是常见之景,有这么好看么?车这么快,你只顾贪看左右,不顾脚下,摔下去可不得了。”

宋时头也不回,轻轻摆手:“我有分寸。”

哪里有分寸,半个身子都探出去了!

这是仗着腿长,腿短的早站不稳了。

桓凌一向什么都由着师弟的,却唯独不能看他损伤自己的身体,听得这话不禁眉心微纵,环过他腰身的手臂紧了紧,右手挑着他的下巴,威严地“嗯?”了一声。

宋时却仍是笑吟吟地,双手按在腰间,抓着他那只手说:“我的分寸就在这里。”

……

做师兄的担忧气恼都被他一句话说得烟消云散,另一只手也压上去,将师弟牢牢裹在怀中,唇角不经意挑上来几分,无奈又纵容地说:“好罢。我在这里,必叫我时官儿一辈子都不失分寸。”

栏杆不一定可靠,但他自己总归一定是可靠的,护得住师弟一辈子。

================

两地间就那么点儿路程,这小火车走得再慢也是火车,走走停停,一个时辰也就到了京城南关。

这本是不年不节,又不当休沐的日子,站外却已挤满了迎接他们的人,将整座站台围得水泄不通:礼部派了使者相迎;两家亲友和故交、子弟早早在此等候;还有许多听着他们的名儿,想亲眼看看两位大师的人簇拥在外……

这一行人才踏出站外,一片沸腾的呼喊声便自车站而起。呼声交汇成隆隆的雷声,杂着鲜花、手帕乃至香囊、珠花一类,如大雨般纷落向站台上,砸得人不敢抬头。

身上微痛,心里犹喜。

宋时体味着流量明星的辛苦与乐趣,在举手挡暗器和挥手打招呼之间稍稍犹豫一下,选择了后者。他师兄却是郎心似铁,迎着漫天香花锦绣吩咐顺天府官员:“叫差役来把人拦一拦,告诉他们莫要再扔东西了,桓某不是个有气量的人,容不得师弟身上有别人的东西。”

送的不行,扔的也不行,不是他给的都不许沾他师弟身上。

这话说得直白,顺天府尹的老脸悄悄红了一红,不敢多听,转身吩咐差役开路。

他们在江西迁延良久,回京第一件事就是要进宫谢恩。

天地君亲师,皇家之事自然最要紧。

来相迎的亲友围上来与他们寒暄了几句,各自道了平安,便带着不用面圣的学生回理学研究院等他们。桓宋两家的家人也来问他们何时回家,定下了时间,各自回去告诉老爷夫人,安排筵席接风。

宋桓二人便和王公公一道坐上了那辆漆得鲜艳的柴油汽车——

柴油车小巧,比火车车头造得精细。样式参考了他从前寄到汉中学院的拖拉机图样,底盘极高、车轮粗大,上头轿厢边缘都是规整流畅的弧线,厢体高阔,四面镶着通透的玻璃窗,有点儿东风拖拉机的规模。

只靠他这个穿越者提供的图样和数据,这里的学者和工匠就能凭自己的才智造出柴油机车。

果然不管哪个时代,他们天·朝人都一样聪明能干。而且这些了不起的技术人员还是他们培养或者间接培养出来的!

一路从民科自学而成长为当今理学大师的两位皇亲十分自豪,将这车从理念到技术、从内涵到外表夸了个遍。

王太监也与有荣焉地说:“这车是陕西巡抚献上的,初时连个顶篷都没有,只能用它拖犁翻地,运些粮草灰石之类,根本不能载人。后来陕西巡抚将它献进京里,圣上命工部改造,才有了如今这皇亲也能坐的好模样儿。”

这车着实高大稳便,比马车迅疾,又比火车小巧,能在水泥路上行驶,可算得当世第一的好车了。

唯有车行时声音太响,身后还拖着一串隆隆黑烟这两点着人恼。两位皇亲是做重器的大家,这柴油最初就他们弄的,又是首造了蒸汽机的人,若是还有什么法子将这车改好点儿就更好了。

宋时不假思索地点了头。

当然能改,改用汽油发动机就好多了。

当初因为汽油是军用物资,他们没有条件研究汽油机。令汉中学院造柴油机的初衷又是打算做农用机械的,所以直接就把精力投入到了柴油动力上。

以后有了条件,当然要做民用车。

还要在各地修柏油马路,建加油站,以后到哪里都能开车去,可比现在这样乘船骑马轻松多了。

他心里能举出汽油发动机的万千好处,在王公公面前却不能说得太过深入,只点拨了一句新发动机的方向:“这是油不够好的缘故。石脂炼出来最好最清的是汽油,回头改造个烧汽油的发动机,定然比这柴油的安静。”

王公公深感在理,笑道:“宋大人不愧是三元才子,一眼便看准了关窍。咱家回去便替大人上禀此情,来日新车造得了,圣上必定还有赏赐。”

不必等新车造得,这趟入宫便有赏赐。

新泰帝在养心殿召见二人,亲口褒扬了他们这些年的功绩,又赐了新的礼服、御酒,并一辆汽车。

连王子皇孙们都还没能人手一部的,宫内新制的柴油汽车。

天子又赐下一名会开车、会修车的内侍,并命总管太监记下,不论他们去到哪里,都要有人专门运送柴油,方便他们乘车奔走。

两人连忙谢恩,新泰帝和煦地笑道:“两位爱卿数年来奔波在外,为朝廷勘矿绘图,历尽行路艰辛,朕也一向记挂在心。今朕将宝车赠良臣,一者酬你们这些年来的辛苦,二来也盼你们早日为朕绘成皇舆探矿图。”

早日画出全图,让他亲眼看看自己治下的江山有多大,是何等形状,看看天下间有多少矿藏。

天子心中含着期许,神色越发和悦,吩咐道:“你们久未还家,也当在京里歇一阵子。待明年天暖再成行吧。明年恩科便要加开农科,为南方已种了杂交水稻的州县考选农官,这考题只怕一般人出不好,你二人留下帮礼部操持这场考试。”

天子虽不知杂交水稻怎么种,却是知道单凭圣人言,凭论策是种不出稻子的。若派下不知实务的农官,将来育种时出了差错,只怕会断送整整一座州县的收成,酿成饥荒、民乱的大祸。

皇上本心只要他们的弟子堪为农官,因此做老师的应当避嫌,不宜做主考。但若令一般翰林院或礼部部堂做主考,只怕连题目都不会出,选出来的也未必是朝廷要的人才。

唯有这两个贤臣兼亲家子弟能让他放心,索性一事不烦二主,就叫他们做考。

这场农试恩科都是特别加开的,那么主考的弟子们也可以特旨令他们不必避嫌。往后这农科考试也成了三年一试的例试,选出来的官员多了,再像别的考试一般讲究师生、父子的避嫌也罢。

天子将这大计殷殷托付给这两个他视作子侄的贤臣,又留他们在宫中用了午膳——依阁老、尚书的例,赐下八十八道菜的上等宴席,席中用了他们献上的千斤瑞谷入菜,连酒都是新酿的大米酒。

味道甘美之极,令人不忍下筷。

瑞谷本身味道其实没有什么特别的,可他们吃的不是米,而是他们师生数年辛苦换来的成功和荣誉。

满足的不光是肠胃,更多的是精神。

二人吃得珍惜,还找宫人要了食盒,将剩下的菜打包,带回家与亲友们共沐天恩。

离开皇宫时,他们就乘上了御赐的新车,司机在大郑门外长街上一路鸣笛而行,引来满街羡慕。

柴油车驶得快,又有专辟出来的车道,比从前驭马而行更快了数倍。两人离宫时才过未时初刻,一下午便跑了几处地方,拜见恩师、长辈,招待亲友子弟,晚上还能回宋家吃团圆饭。

老太太抱着一去多年没有消息的小儿子,心疼地问:“怎么这么瘦了?去时这儿还有肉呢,这几年没见,竟把我结结实实的一个大儿子累得这么精瘦精瘦的!”

不光亲儿子瘦了,新儿子这身板儿也消瘦了,指定是两个年轻人不知道保养,在外头只情奔波干活,不好好吃饭!

老太太急得剔了一整只大肘子给他们俩堆到盘子里,又夹鸡腿、烧羊、鱼肉……满满地堆了两盘子,逼着他们吃了。

两个大小伙子,又是干惯了农活儿的大小伙子,还真不怵这点东西,香香甜甜地吃了一顿,吃得老太太转嗔作喜,吩咐人接着这么烧菜,务必给她儿子们养胖了。

宋老太爷却是个致仕官员,习惯了以朝廷的事为重,劝夫人:“莫给孩子们添乱了。他们岂能在家长久待着?年纪轻轻的,就该以事业为重,先把皇舆矿藏图绘出来,搏个青史留名。”

老夫人生嗔,重重拍了他一把:“孩子们好容易回家,哪儿有你这当老子的这么心狠,把人往外赶的?画图有什么要紧,总归这两个孩子种出千斤瑞谷,少不了得个青史留名。”

老爷子怒发冲冠,吹胡子瞪眼,狠狠地拍着大腿怒斥老妻:“慈母多败儿!”

这话说得可重了,仨大儿子连着儿婿都上前来请罪,七手八脚地拉开高堂,将老父亲搀扶到了挨不着打的地方。

宋时跟他姨娘离着老夫人近,扑去摩肩敲背,好言劝慰。他拉着老母亲的手笑道:“娘别着急,我跟桓三哥我们这回真不走了,要待到明年春闱后呢。”

明年春闱时还要担上一任考官,为国家简拔人才。

年前他们俩也不出门了,要好好捋一捋旧年印的书和论文,编出一篇合理的考卷。多的工夫再整理几篇火车和汽车相关的论文——车已经造出来了,就可以解封一些后世的先进技术,让专研车辆的学者有更进一步的正确研究方向。

以他们的身份,所言几乎都会被学生奉为圭臬,或许一篇文章就会打断许多人独立的设计理念,让这一世界的技术只能走上他前世的道路……

可是这些论文更能让他们避开许多陷井和弯路,早一步触到更高的科技。

或许在他有生之年,这个世界就有机会踏入和他前世一样的科技时代呢?在这样的基础上发展五百年后,他出生的那个时代又会是什么样的?

可惜他绑定的是另一个世界的晋江网,不能随着本世界科技的进步而进步,让他有机会看到未来的模样了。

宋时有些遗憾地想着,披着大氅在院里散了会儿心。回去时屋内已烧上了火炕,烟气将整间屋子烘得暖暖的,桓凌就坐在炕桌上,借着手边台灯暖黄的光亮看稿子。

见他进来,便长身半跪在床上向他伸手:“快上来,外头怪冷的,坐上来赶赶寒气。帮我参详参详这些数学题目要不要加进考卷。”

虽说他们出的是农科题,可要做好农事也不光是会种田就成,少不得要懂些数算、物理和化学基础。这题出简单了只怕选出来的人才学不够,太难了又怕有这样才学的人不肯考农科,直接要考进士。

他给师弟做同考官时可不曾这么为难可。

然而这艰难也是叫人喜欢,叫人沉迷的。

他拉着宋时上了炕,将一页自己整理出来的出题范围推过去,与师弟商议该考哪些内容。

数学的从最简单的四则运算一直考到概率;物理则以力学和电学为主——总要会拉个电线,用小型发电机给实验室供电;化学考得全面些,因为农官还要负责制售化肥;农业方面则是考得最全面的,甚至要考一些遗传性状方面的计算……

他的稿纸上写满了考试大纲,随口举出的都是数百年后学生们在课堂上也要头疼一阵的知识,俨然比宋时还像个穿越者。

宋时一手支颐,目光掠过纸上严密如织的考点,看向侃侃谈论着五百年后的未来知识的桓凌,回房前心中那点失落渐渐化解开,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欣慰:

他虽然看不到五百年后科技能发展到什么地步,可他不是亲笔写下未来知识,造出未来才有的东西,让小师兄看到了自己出生的时代再发展五百年后会是什么样的?

他为自己的爱人打造了一个正在无限接近未来的世界,他可真了不起。

宋时得意地笑了一下,长身而起,隔着炕桌把桓凌的头按到怀里,低头吻了吻他的发顶,满足地说:“你想的就是我想的,你要做什么我就给你做出来。”

放心依靠我吧。

※※※※※※※※※※※※※※※※※※※※

本想一口气写到完结,结果还是没能完,不过估计下章可以了,差不多了

喜欢穿到古代当名士请大家收藏:(www.gougouxs.com)穿到古代当名士狗狗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穿到古代当名士最新章节 - 穿到古代当名士全文阅读 - 穿到古代当名士txt下载 - 五色龙章的全部小说 - 穿到古代当名士 狗狗小说

猜你喜欢: 朱门恶女医妃狠狂:腹黑王爷宠妻忙夫人她总想祸乱天下盛宠第一佞妃好木望天我家的绣娘娘子贵女长嬴喜盈门王府宠妾不良太子妃:公主萌萌哒宠妻之路撒娇福晋最好命重生之变天穿越之医妃不萌天师上位记齐欢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帝王娇宠:小萌妃,乖一点孤王寡女农女有田我信了你的邪!千金裘神医凰后寒剑栖桃花凰妃凶猛毒妻不好当
完本推荐: 陪师姐修仙的日子全文阅读锦庭娇全文阅读重燃全文阅读方士的炼金攻略全文阅读画满田园全文阅读海贼之成就系统全文阅读宋时明月全文阅读皇族全文阅读重生成妖全文阅读资本大唐全文阅读禁区之雄全文阅读修罗天帝全文阅读开个诊所来修仙全文阅读乡村种田高手全文阅读永生天全文阅读恶魔囚笼全文阅读纣临全文阅读人道至尊全文阅读大劫主全文阅读娇鸾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位面无限重生穿越之大宋小地主网游之最强传说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重生之修罗归来我震惊了全世界诸天最强大佬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鲛人泪之画地为牢全知全能者英雄无敌之亡灵法神新白蛇问仙首富小村医无敌师叔祖清妾末日轮盘重生世纪之交哈利波特之学霸无敌重生迷醉香江科技图书馆混在帝国当王爷超神机械师骑着恐龙在末世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超品命师无限先知剑骨重生校园女帝:裴少,慢点撩!天下无敌

穿到古代当名士最新章节手机版 - 穿到古代当名士全文阅读手机版 - 穿到古代当名士txt下载手机版 - 五色龙章的全部小说 - 穿到古代当名士 狗狗小说移动版 - 狗狗小说手机站